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等鳳歸來 > 第一百一十九章:簡直瘋了
  “什么?”寒煙塵一愣,還沒反應過來,見南空淺不語,他也緩緩的意識到了什么,于是他說,“我若不這樣做,在你雙目失明看不見的情況下,你要真進到這結界里來,恐怕過不了多久你就會被燒成灰燼了。”

  “這么說我還得感謝你了?”南空淺不由得出言譏諷,而寒煙塵只是緩緩垂下了眼眸,沒有回話,南空淺見他沉默,不知為何,他也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直接便將話問了出來,“你來找我?到底所為何事?你現在跟著我來雪山,又有什么目的?你到底想做什么?不如直說。”筆趣閣TV首發www.dfgnxhax.buzz m.biqugetv.com

  話落,寒煙塵眼神一動。

  二人再次站在原地對峙,空氣在那一瞬間又一次沉默了下來,就在他們一言不發的那一刻,天際忽地降下一道流火!‘轟’的一聲,整座雪山都不由得震了震,寒煙塵和南空淺被這聲響動震得腳步不穩,在原地晃了晃,之后很快又恢復了平衡。

  寒煙塵抬頭,便見那道流火迅速的在結界里擴散開來,隨即結界的力量好像猛地爆發了一下,剎那間,他看見周圍的火光結界迅速的閃過一道火紅色的光芒,隨之,一股更加強烈的炎熱之氣在結界里蔓延擴散,雪山的地面上,不由得再次冒出了白煙!

  又是“哧”的一聲!

  寒煙塵眉頭一緊,迅速施法隔絕了地上的白煙,然后看著南空淺,又接著他方才的話說,“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瞞你了,反正現在不管有沒有我的火光結界,北蠻六山也遲早會毀在這天降流火之中,普天之下,能阻止神火蔓延燃燒者寥寥無幾,而你,南空淺,亦是如此,就算你有渡笙鏡,你也阻止不了這一切,我不知道你來雪山想要做什么,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不要白費心機了,沒用的。”

  南空淺不由得冷笑一聲,“說完了?”

  “說完了。”

  “那你可以走了?”

  說罷,寒煙塵忽地沉默。

  “我來雪山要做什么,與你無關,你走吧。”南空淺又開口對他說道,而寒煙塵在原地愣了一下,半晌,他才緩緩的抬起了眼眸,一字一句的看著南空淺道:“之前你在渡笙鏡里看到了什么,你還沒告訴我呢!”

  說罷,南空淺身子一怔!

  “來找你,也是為了這件事。”寒煙塵又補充說道,而南空淺就好像被施了定身術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寒煙塵看他這副模樣,也知道事情如他所想,南空淺,定是隱瞞了什么,就是不知道他隱瞞的那些事情,跟自己所想的,是不是一樣?

  南空淺看不見寒煙塵的神情,不知道他現在是以什么樣的表情看著自己,他努力的裝作鎮定,咽了咽口水之后,他說:“施展渡笙鏡的時候,我遭到了襲擊,后來聽蘊星說是你代替我進入了渡笙鏡,看到了一切,你不也正因如此才去找了火神嗎?該知道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怎么現在又來問我?”

  “后來我不在的時候你不也再次施法催動渡笙鏡了嗎?我讓蘊星親自去找了你呀,你那次催動渡笙鏡到底看到了什么?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在渡笙鏡里看到了什么,才會變成現在這樣雙目失明什么都看不見的樣子?”

  “這與你無關。”南空淺冷冷開口,“我失明,是因為我過渡催動渡笙鏡所致,跟我在渡笙鏡里看到了什么沒有絲毫關系。”

  “南空淺,你瞞不了我的。”寒煙塵語氣有些無奈,事已至此,他也不想再讓南空淺繼續隱瞞下去,只能開口拆穿他,而南空淺聞言一頓,又一次愣在了原地,縱然寒煙塵苦苦相逼,可他,也依舊不想吐露半句。

  寒煙塵見他如此冥頑不靈,也不想繼續逼他了,于是便道:“既然你不想說,沒關系,那我就跟你說說,我所知道的事情,火神消逝的那天,他在清海里跟我說了很多事情,我想,如果你在渡笙鏡里沒有看到這些的話,你應該,會很感興趣。”

  南空淺依舊抿唇不語。

  而寒煙塵已然緩緩啟齒,他一步一步走向了南空淺,一邊走,一邊說——

  “你在渡笙鏡里被襲擊受傷之后,我代替你進入了渡笙鏡,看到了火神轉移六山六星的一幕,其實六山六星,迄今為止只出現過三次,第三次只獻祭了五個人,而第六個本該獻祭的人,是你三叔,也就是后來出現在北蠻的谷道真人。

  也正是因為火神幫他轉移了六山六星的宿命,所以他才能活下來,可他被轉移的六山六星的獻祭宿命,卻被火神不知不覺的轉移到了凝夕身上,凝夕何其無辜,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成為了六山六星的祭品,而這一切,她本不該承受的。

  在你和凝夕一起攻打麒麟門的時候,那一次,本該是凝夕獻祭六山六星的最好時機,可是后來,書謝真人卻力挽狂瀾,將她救活,我不知他到底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之后瞳門圣使看不過去,便廢了凝夕的雙手,傷了她的喉嚨,讓她不得言語,以此來獻祭六山六星。

  之后,我不顧一切違抗天命將讓她開口說話,讓她的雙手恢復自由,于是,凝夕從那個時候開口,便就已經成為了你們口中所謂的血祭,為什么?因為她這輩子都沒有辦法擺脫六山六星的宿命了,明明已是獻祭之身,可是卻不斷死而復生,所以,才有了后來的血祭。

  凝夕也是深刻的意識到這一點,所以,才會不顧一切的拋下我和蘊星,自此香消玉殞,不復于世,而這一切,歸根究底,都是因為火神,如果他當初不是為了幫水神破解封印,欲讓水神恢復自由之身,他也不會做出這么多違背天意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果不是你三叔選中了我和凝夕作為他和水神的魂魄載體,恐怕,六山六星的獻祭之命,也無法轉移到凝夕的身上。

  火神跟我說,轉移六山六星的宿命,是要付出代價的,而他當初付出的代價,便是他自此以后消失于世,不復存在,可若是有水神之力的禁錮,他便可以不受代價束縛,不用消失于世。

  他本想著,在水神重獲自由之后,他只要乖乖的待在清海之底的封印里,那么就算不能和水神在一起,但只要她不再受封印禁錮,那他永被封印一生一世不見天日,又有何懼?只是他沒想到,水神,居然會對他如此絕情。

  早在百年前天羽鳳凰現世之前,火神便已經通過上古神族的占星之術得知會有這么一只靈獸的出現,而他,也預見了他的消亡會給凌幻大陸帶來無窮無盡的天火之災,他說,唯一有本事能阻止這一切的人,便是天羽鳳凰,為什么?

  因為百年前的天羽鳳凰輕揮羽翅即可招來毀天颶風和傾盆大雨,人界風雨大作連綿不休,凌幻大陸也因此遭遇千年難得一見的洪荒之災,如此強大的水靈之力,可不恰恰就是能阻止九天神火毀滅凌幻大陸的最佳利器嗎?

  火神還說,世界上唯一能轉移六山六星的人,只有神,而他,已經無能為力了,所以,在他死后,這世上唯一有本事幫凝夕轉移六山六星宿命的人,便只有水神,他還說了,在他死后,他的九天神火會讓凌幻大陸遭遇千年難得一見的旱災,到那時,你說水神會犧牲自己去救凌幻大陸的百姓?還是會選擇讓我送死,幫我轉移凝夕的六山六星,讓她死而復生呢?”

  寒煙塵走到了南空淺的面前,在他耳邊輕輕問出了最后一句話,話音未落,南空淺身子猛地一顫!“你……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在攝塵殿的時候,想了很多,所有的事情幾乎都連起來了,落到最后,所謂的人魔之戰,也不過是我和水神之間的選擇。”寒煙塵離開了南空淺的耳邊,往后退了一步,看著南空淺說,“水神若是愿意幫我轉移凝夕身上的六山六星,那讓我化身天羽鳳凰去拯救凌幻大陸的百姓,我心甘情愿,可她若是不愿意幫我……”

  寒煙塵緩緩沉下了眼眸,語氣微戾,“恐怕她只能傾盡全力才能拯救整個凌幻大陸的百姓了,而到了那個時候,我還可以不斷的利用攝魂棒殺人嗜血,催動噬魂血陣讓凝夕死而復生,若是她再因六山六星而死,那我便再殺人,我就不信,那么多活生生的性命,還填補不了一個六山六星的空缺!”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m.biqugetv.com/http://www.dfgnxhax.buzz/

  “你簡直是瘋了!”南空淺聞言破口大罵!“你就非得要把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嗎?你為什么非要救白凝夕不可!沒了她,你也照樣是魔界的九代魔皇,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改變!你為什么這么冥頑不靈!?為什么?為什么不想想別的解決辦法!非得這般苦苦相逼?若是水神傾盡全力才能拯救整個凌幻大陸,那你憑什么認為天羽鳳凰能夠幸免!?水神好歹也是神,而天羽鳳凰,充其量不過一只靈獸罷了!你難道就沒想過你會死嗎!”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