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依著他們這層關系,他也不能坐視不管吧。

  她眼巴巴的看著他,希望他能給她一個更好的回答。

  可洛星只是笑了笑,“時機到了,自然就能聚齊,不必心急。”

  秦九的神情僵了,這種回答還不如不回答呢,所以他真的是她外公嗎?真是靠不住。

  她撇了下嘴,“神君真會話。”

  對于她的諷刺洛星并不在意,如同沒有聽懂,只嘆道:“好了,你如今已經恢復人形,答應我的事也要做到。現在我就送你去陳國,你若是能勸服玄陽最好,若是不能……”

  他有一些猶豫,可到這件事,秦九也有些遲疑,“先別能不能了,如果她根本不愿意理我或者對我心懷恨意,我這樣過去豈不是很危險?”

  雖然他玄陽就是東方婳,是她在人間的生母,可秦九絲毫也不覺得玄陽對她會有什么感情,否則,她為何和機等人一起?

  難道玄陽不知道,機等人對她沒有好心,甚至差點害死了她。

  秦九可不認為玄陽什么都不知道,可她冷眼旁觀甚至助紂為虐,秦九只能認為,玄陽對于她這個女兒,根本不在意。

  想想也是,玄陽是東方婳的時候是凡人,生下她之后便離開,又能有什么感情呢?

  越想秦九越是不確定,若她真的就這么跑去玄陽面前我是你女兒,請你回頭是岸吧,秦九自己都覺得自己傻到頭了。

  她搖頭,這個方法不可行,至少她得先弄明白玄陽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的目的是什么她想做什么才校絕不能就這么貿貿然跑去她面前,總有些自投羅網的感覺。

  對于她的擔憂洛星沉吟片刻,“我可以替你改頭換面隱藏氣息,讓他們暫時看不出你的身份來,不過如此一來,要如何接近她如何勸她,就需要你自己去想辦法了。”

  秦九皺眉,“可這樣我還是免不得危險啊,為什么一定要現在去,就不能等我和阿宸攻下陳國之后見到她再嗎?”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m.biqugetv.com/http://www.dfgnxhax.buzz/

  她現在絲毫靈力也沒有,雖然還有點內力護體,可也就對付對付普通人,遇上那些妖魔神鬼之類的當真是絲毫抵抗力也沒櫻

  秦九實在不理解,洛星為什么一定要現在將她送去陳國。

  洛星搖頭一嘆,“你以為要攻下陳國那么容易嗎?那逆星陣你們可能破?”

  逆星陣?

  很陌生的名字,秦九卻想起了安平陽畫的那張星宮圖,所以那殺陣的原名叫做逆星陣?

  秦九凝眉,洛星不就是掌控日月星辰的嗎?

  “所以,陳國之上當真有那殺陣,神君知道破陣之法嗎?”

  洛星的目光落向云霧深處,金色的瞳孔染上緲緲薄霧,“這陣法出自玄陽母親之手,這世上除她自己,唯有兩人能破此陣,一是神帝,二便是玄陽。”筆趣閣TV首發www.dfgnxhax.buzz m.biqugetv.com

  很平靜的語氣,秦九已經腦補出一段愛恨情仇。

  當然,從這陣法的名字就可以窺見一些端倪。

  很明顯,洛星和那個魔族的女人之間不知道發生了一些什么,魔族那女人恨他,所以造出了逆星陣。

  最后又不知怎么的沒有啟動,只是交給了她的女兒玄陽,而那個魔族女人現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然后玄陽同機等人合作,將這逆星陣布在了陳國之上,一直沒有啟動恐怕也是時機還未到。

  只是現在阿宸要攻打陳國,很可能就會惹得他們啟動逆星陣。

  她沉默一會兒,“所以,我如果能現在勸服玄陽,她或許便不會啟動陣法,我們也能順利攻下陳國。”

  洛星眸色深凝的點零頭,“這陣法是她母親交于她,可我不希望看到她啟動陣法。”

  逆星陣一旦被啟動,所波及范圍可不止是陳國那一點。

  秦九摸著下巴,若有所悟,“所以這一切其實都是你造成的啊,為什么要讓我們來替你收拾爛攤子?”

  她到底招誰惹誰了她,麻煩事一件接著一件的找上門來,可這些同她根本就沒有絲毫關系啊。

  洛星只是輕輕一笑,“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要攻打陳國,任由時機成熟,等他們啟動逆星陣。”

  “……”

  秦九氣得一笑,“算你狠。”

  她簡直懷疑洛星的那些話都是騙她的,其實他根本不是她外公,否則,他怎么能這么坑她呢?

  洛星笑容不變,卻抬手拍了拍她的頭,“放心,我亦不會讓你真有危險。”

  秦九不耐煩的將他的手揮開,還以為她是獸嗎,想拍就拍想摸就摸。

  洛星沒有在意她的舉動,神色不變,只是將手攤開在她面前。

  秦九垂眸,就見他掌心中躺著……一條金色的絲線。

  不等秦九嫌棄,洛星已經道:“這是縛仙綾,一般的妖魔神族只要被縛就無法掙脫,我會教你使用之法。”

  秦九目光發了亮,“神器呀……”

  她眼底的垂涎毫不掩飾,想不到洛星還是大方的,竟然舍得將這樣的神器交給她。

  只是她沒想到,這還沒完。

  下一刻,洛星抬手一揮,虛空之中顯出一物,浮立半空之鄭

  秦九心臟瞬間漏跳一拍,她怔怔的看著浮在半空那柄泛著冰藍色光芒的寶劍。

  劍柄呈月牙形,兩面刻著兩朵花,竟和萬俟宸那枚扳指上一模一樣。

  一半曼珠,一半沙華。

  “這是……”

  “這是斬仙劍,我將它一并交于你。雖然我不能隨時在你身邊保護你,可有了這兩件神器,足以讓你保自身安危。”

  秦九眸光大亮,不知為何,她特別喜歡這把劍。

  再看向洛星的時候也不像方才那么不滿了,笑嘻嘻道:“謝謝神君,神君真大方。”

  看著她眉眼俱彎的模樣洛星竟有片刻失神,轉瞬恢復平靜,只看向那把劍,眸色幽幽,沉默一瞬,“不必謝我,我只是物歸原主而已。”

  ……

  紅紗為帳,喜被鋪床,龍鳳燭燭火幽幽。

  女子坐在床邊,身上嫁衣如火似霞,比那紅燭滴落的燭淚還要艷麗。

  雙頰嬌艷,眸光若星,額間一抹冰藍卻又讓她整個人都透出清冷之福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