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非洲酋長 > 第一百六十章 除夕(三)
  (第三更……)

  陸彥自負又輕率,陸建超卻相信黃鶴斌他們的判斷。

  要是能收購拉娜德雷酒店,與海灘賭場進行打通,他現在就能拍板支持,畢竟陸家在上市公司之外,能用來投資的資金并不少,也正到處尋找新的投資機會,但要是說重新選址建造這么一座大型賭場酒店,他就猶豫了。

  收購拉娜德雷酒店,投資能立竿見影的看到后續有源源不斷的回報產生,甚至三四年就能收回成本。

  倘若不能直接收購拉娜德雷酒店,而要重新選址建造一座高端的大型賭場酒店,建設期差不多要三四年,還要重新組建管理團隊,收回成本、獲得回報的效率就要低很多——重新組建一支高規格的賭場酒店管理團隊也很麻煩。

  對發展中的企業而言,并購永遠是快速擴張的法門。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m.biqugetv.com/http://www.dfgnxhax.buzz/

  更關鍵的,新的賭場酒店要建在哪里?

  各方面環境好的咸湖島區都建滿了,西岸區的地方很大,但即便是風景好的海岸線,都擠滿破破爛爛貧民窟建筑。

  拉娜德雷酒店到肯尼特大廈這一片,德古拉摩市政廳花了好一番心血才清理出來,而即便如此,中間還是有不少破舊屋舍夾雜著,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害關系,沒有辦法清除出去。

  雖然國內目前對拆遷充滿異議,但從城市建設角度,國內的模式要快速高效多了。

  “從拉娜德雷酒店附近想要尋找一處有著優質海灘資源的建設地,怕是不容易吧?”陸建超之前就到過一次德古拉摩,對拉娜德雷酒店附近的情況都談不上絕對清楚,但總覺得要新建賭場酒店困難重重。

  “是不容易,”黃鶴斌點了點頭表示他考慮過這些問題,猶豫了一會兒,說道,“還有一個顧慮,就是我們或許能借助吉達姆家族的力量,清出一片地來,但建成后吉達姆家族的影響力也略大了一些。”

  陸建超神色凝重起來,他完全能明白黃鶴斌要說的是什么意思。

  不管是接續用拉娜德雷海灘賭場的行政許可,還是重新申領一張賭場牌照,都離不開吉達姆家族的幫助,新的賭場酒店就一定要讓吉達姆家族參股進去。

  然而這附近又是鋼拳兄弟會的勢力范圍。

  也就是說,倘若在這附近選地新建賭場酒店,即便他們出主要資金,很可能還是會叫賭場酒店的控制權落到吉達姆家族手里。

  他們現在是跟吉達姆家族有很深的合作,但不意味著不需要提防。

  當初決定在科奈羅湖南岸建工業園,而不是德古拉摩港以北選地,除了隆塔能提供相對廉價的電力供應,還有一個因素那就是科奈羅湖南岸脫離了鋼拳兄弟會的勢力范圍,他們可以出資在德古拉摩之外雇傭安保公司負責那里安全工作。

  他們對當地人向來警惕,也就沒有從德古拉摩或隆塔雇傭訓練人員、自行組建安保公司的想法。

  “這里風景這么好,面湖臨海,我們為什么不在這里建一座渡假型的賭場酒店?”陸彥說道,“聽說西卡艾德特電網公司不知道怎么吃錯了藥,這次將拿出大筆資鑫對隆塔-德古拉摩公路進行升級改造,到時候隆塔跟德古拉摩的交通瓶頸就會徹底打通。而倘若我們直接從泰華工業園往南修建公路,甚至都不到三十里公里就接入德古拉摩的奧廷港區——從泰華工業園后續后展,不管是游說德古拉摩市政委員會、德古拉摩港口集團,亦或我們自己籌資,這條公路始終是要修建的……”

  “在這里修建賭場酒店?”陸建超有些驚訝陸彥的思路,灼灼眼神盯著他,問道,“你不覺得這些太荒涼了?”

  “這取決我們陸家未來在這里的投資規模有多大,對這里的期待有多大,”陸彥說道,“照二叔你的計劃,我們在這里利用四到五年的時間發展評估資產價值數億美元的煉油廠以及港口設施,由上市公司收購,在這里建造一座賭場酒店,我覺得是適宜的。畢竟工業園也好、煉油廠也好,再加上港口碼頭,配套建造的生活區規模都不可能太小,我們應該有將這里投資建造新興城市的信心,二叔你的計劃才能得到更徹底的實現……”

  “鶴斌,你覺得呢?”陸建超看向黃鶴斌問道。

  “……”黃鶴斌覺得陸彥的想法還是有點超前跟冒險了,但又不能一定說不好。

  賭場酒店建在德古拉摩市里,德古拉摩的上層人群,進入賭場酒店的門檻就低,在附近聚集居住的中國投資商、員工及家屬,也會將賭場酒店當作日常性的消遣場所。

  建到科奈羅湖南岸,就算單獨出資修建一條公路接上德古拉摩北港區建造,成本也是要低很多,但到底有三十公里的距離,就會將相當一部分客源阻擋在外。

  到時候科奈羅湖南岸賭場酒店,他們卻是能掌握控制權了,但真能吸引到足夠多的客源嗎?

  “我們前期可以不必步子邁太大,莊園型賭場酒店可以分兩到三期進行投資,一期建成后可以視為拉娜德雷海灘賭場的一個補充,”陸彥留學幾年,肚子也不是完全沒有一點貨,說道,“要是我們還繼續小打小鬧,那風光可真要被那些雜碎占盡了。”

  東盛與泰華在新海都是屬于大型私企,業務不存在競爭,關系還比較默契,但這次東盛阻撓泰華在德古拉摩牽頭組建華商協會,不管東盛的理由多充分,也不管沈濟有可能暗藏私心,陸建超等泰華高層,心里也都是窩著氣的。

  不是丁肇強出面解釋兩句,陸建超就完全當這事沒有發生過。

  “建成后,后續運營怎么保證?”陸建超問道。

  見二叔有些心動,陸彥興奮的說道:“嚴志成并不甘心一輩子做吉達姆家族的走狗,一期建成后,可以讓嚴明拉過來負責運營;我也跟他談好的。”

  在這里建賭場酒店,也會邀請吉達姆家族參與投資,到時候無論是拉娜德雷海灘賭場分流客源,還是從拉娜德雷海灘賭場分一支運營團隊過來,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嚴志成老奸巨滑,什么口風都不肯透露,但陸彥近來跟嚴明接觸比較多,確信摸清楚了他們的心思。

  “你們再深入討論一下,要是確有做的可能,那就分三期投資建設。”陸建超有些動心,但他到底不是很熟悉具體情況,要黃鶴斌、陸彥拿出一份更詳盡的調研報告過來。

  黃鶴斌神色陰翳的點點頭,心里有些擔憂,卻沒辦法說出口。

  他心里清楚陸彥是個性太要強的那種人。

  要是陸建超沒有任何表示,他還能暫緩這個項目,在考慮成熟之后再動手,但此時陸建超都明顯被說動心了,黃鶴斌不覺得他還能束縛陸彥的手腳。筆趣閣TV更新最快http://www.dfgnxhax.buzz/ https://m.biqugetv.com/

  當然,黃鶴斌他心里也有些動搖,在科奈羅湖南岸建賭場酒店,雖然激進了些,卻也說不定是個好注意。

  又恰如陸彥所說,科奈羅湖南岸建設規模越大,對他們最終計劃也是最有利的;即便賭場酒店無法直接盈利,甚至會有虧損,卻有可能使得他們最終獲得的利益提升。

  從這個角度來說,投資興許激進一些,才是正確的。

  “我們上岸去看看……”陸建超說道。

  “這些雜碎有什么好看的!”陸彥不滿的說道。

  “要將‘狠’字放在心里,張牙舞爪有什么用?人家吃你這一套嗎?”陸建超皺著眉頭,朝陸彥不客氣的數落道。

  …………

  …………

  “那里好像有一艘船?”宋雨晴坐在篝火旁,看到曹沫坐過來,手指向河口方向的那一點亮光說道。

  “是有一艘快艇從泰華的工地那來駛過來。”曹沫說道。

  在獲得援助之后,隆塔警察局也很慷慨的從伊波古、奈羅等部落新招聘二十名警察,其中八人編入新設立的伊波古警察站,十二人編入科奈羅湖工業園警察站。而行政辦公樓以及兩棟員工宿舍樓今天正式啟動,科奈羅安保公司就臨時要了二十名成員的住宿及辦公房間。

  鹿角川河口的動靜,阿德、杜甘杰他們剛才已經告訴他了。

  泰華的人乘著快艇,在科奈羅湖中閑逛,他們總不能當成海盜驅逐。

  雖然他跟陸彥公開撕破臉,以后也不會笑臉相迎,但雙方分別在科奈羅湖南北側展開這么大規模的工程建設,總不可能去學什么江湖匪幫廝殺不休。

  “陸建超大過年趕到卡奈姆,是要做什么?”宋雨晴說道。

  “誰管得了他們啊。”曹沫牽過宋雨晴細滑的小手擱在膝蓋上掰弄,不以為意的說道。

  他跟陸彥撕破臉,也僅僅是阻止泰華牽頭搞華商協會,以免最后牽連到他,除此之外,泰華能在卡奈姆要怎么折騰,他都不會去管。

  他現在最緊要的是將自己手里的事情做好,更快更高效的將幾座工廠以及水電站群建成,他才算是有一定根基了。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